网球

超能作者 第469章

2019-10-12 17:48: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能作者 第469章

第079章

一进院,紫蝶看着手里提着暖壶的陆小凤就是一怔,目光看看陆小凤的房间,又看看陆小凤手里的暖壶,紫蝶声音惊讶极了。

“你啥时候起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一般天蒙蒙亮就会起来给奶奶熬药,那时候就是寨子子里也没有几个人起那么早。

可是昨天晚上又亲眼看到陆小凤关灯睡觉,心里还真有奇怪。

看到陆小凤脸上,竟是有个淡淡的五指印,紫蝶伸手在围裙上抹了二把,然后水汪汪的眼睛望着陆小凤:“你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脸上有个手掌印啊。”

陆小凤心里大囧,这紫蝶还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

想了半天,陆小凤哼哼了二声:“嗯。昨天晚上睡觉蚊子多,可能下的手重了,所以才打的。”

紫蝶哦了一声,抿了抿嘴唇,眼里掩不住的笑意。

望向陆小凤手里的暖壶,陆小凤忙自己开口解释,他真的有些怕了这个天真爱问的紫蝶:“昨天晚上我去紫月君家了,她发高烧了,我就喂了她吃了些药。”

“是这样啊。”紫蝶眼里闪过一丝担忧,声音也低了下来。

看了看安妮宝贝住的东屋,紫蝶身子向陆小凤凑了凑,仰起了小脸:“陆小凤,你最好别去了,不然真的会出事的!”

“也许她以前的确邪门得近乎妖异,但是,我不怕,如果苍天真有眼,我希望我能终止紫月君的厄运传说!”

陆小凤目光坚定,语气果敢地望着紫蝶说道。

“就你能一样!”紫蝶嘟着嫣红的小嘴嘀咕道:“说得好像寨子里人都一个个不近人情似的。”

“寨子里人的纯朴、热心、亲切,这是不容质疑的。”陆小凤笑了笑,说道:“其实我真的很理解大伙的想法,包括你。”

“真的?”紫蝶轻轻咬着下唇问道。

“当然,因为这次我进城,找算命先生问过关于绝阴女凶星的问题。”

陆小凤神秘兮兮地说道:“先生说了,只要阳刚之正气足,是可以克避一切凶邪之物的。”

“哼,你骗人,咱寨子里的长者说过了,绝阴女是没法克的,陆小凤,你难道忘了,你差点被蛇咬死也是跟她有关呢!”紫蝶面带关心之色。

“凡事都有第一次!”陆小凤脸上涌显阳光般的自信笑容。

“我可能得在紫月君那里多呆几天,等她完全康复了,再回来

。”说完,也不管紫蝶是什么反应,进屋收拾东西。

紫蝶这时候才想到锅里的早饭,惊呼一声,忙去添火去了。

整理过自己东西,然后把东西提到院子里,陆小凤才打了水行洗脸,一晚上的困意,这才好点些。

紫蝶已经把饭菜做好了,由于陆小凤这些日子的坚持,紫蝶也不像以前那样子做菜放很少的油。

加上这山寨子里的野菜新鲜,紫蝶脸上的肤色明显好了起来。

那本是洁符咒空的皮肤更是清嫩洁符咒空,两只眼睛更是黑的发亮,活跃着少女的风采。

看到陆小凤出来,紫蝶招呼着陆小凤,把东西端了出来,先给安妮宝贝送了过去,二人才开始吃饭。

紫蝶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虽然小,但做出来的饭菜却是别具一番风味。

只吃的陆小凤胃口大开。匆忙的吃过饭,陆小凤突然想到那洗碗的问题:“阿紫,你拿什么洗的碗?我为什么洗不干净呢?”

紫蝶呆了呆,然后看陆小凤一脸认真,有些好笑。

“很简单啊,用皂角洗,如果是一般的,用老丝瓜留下的瓤就行了,油多就用热水烫下再洗。”

看到陆小凤收拾到东西,紫蝶忽闪着双睛,在自己身前不安的绞着手指:“你照顾紫月,要天天回来给我个息儿啊。万一出了事儿……”

陆小凤点了点头,把包包背在身上,刚推开院门,紫蝶又偷偷塞给陆小凤一个竹筒。

“陆小凤这里面是咱们今天的米汤,发高烧后胃口淡,吃不得重东西,你拿地去给紫月君吃吧。”

陆小凤路上又遇见徐公子,徐公子想了想:“你这是准备去哪?看样子不会是回紫月家吧?”

陆小凤也没有想着瞒徐公子,嗯了声:“紫月君发高烧了,人事不省的,寨子里又没有个人照应,我这准备去照顾她二天。”

徐公子一听,手里的烟就是一哆嗦,那烟灰都掉在他的徐公子上。

让徐公子一阵跳脚,手在徐公子上拍了几下。徐公子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脸色有些凝重。

“紫月君?你这段日子还没有吃够苦头么?那闺女碰不得啊!”

徐公子看陆小凤微笑一语,有些心急:“你看你刚才掉了下紫月君的名字,我就差点烧了自己的徐公子……”

陆小凤也是有些好笑,看着徐公子关切的眼神,心里也是一暖。

拍了拍徐公子的手:“我知道你是为了好。”

“我昨天下午都去照顾紫月了,到现在不还是好好的么?”

陆小凤笑了笑,然后开始收拾箱子里的东西,把油,还是有米面,等一些常用的东西,都一股脑的放在了自己背篓里。

“你这小子……”徐公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想再劝。

刚一抬头,陆小凤望着徐公子,眼神有些严肃:“徐公子哥,不是我不听劝,那可是一条人命啊。总不能想睁睁看着紫月君一个人就那样子吧。”

徐公子听了心里也是默默的不是滋味,想到紫月君一个人在寨子子里没人理没人问。

空落落的样子,张了张口,终于还是把话吞下。

重重的拍了拍陆小凤肩膀:“你说的,这些,我也懂,只是那紫月君太邪门了,寨子子里都心里毛毛的,都是上有老下有小,谁也不敢去碰那霉气啊。”

陆小凤默默点了下头,心里也不是滋味。

想到紫月君那四处透风的屋子,提起这茬:“徐公子,你这里有没有报纸了?准备糊下紫月君的房子,那房子眼见着就要蹋了,我先糊一下,挡挡风。”

徐公子也知趣的不再劝陆小凤,走到角落里,把抽了一捆纸,然后吹了吹上面的浮灰,递给陆小凤。

“这够了吧。”陆小凤看着那数量,别说只是糊一间房子,那数量,怕是以糊好几间了。

陆小凤很是高兴,连连声谢谢。徐公子把手一摆:“这些东西都是些不值月票的玩意,谢个啥。不过话回来了,那紫月君屋里,挺潮的吧?”

陆小凤昨天晚上,在紫月君屋里呆了一晚上,这胳膊腿都感觉有些受了风寒般的酸痛,点了点头。

徐公子想了下,打开小卖部的后门,不一会,提过来一小袋子东西,上面符咒空乎乎的,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徐公子小心的放在柜台上:“这是生石灰,咱这家里潮,有时候就在墙角放些这生石灰。

效果好的很,这些东西刚开始是石头,我也找不到新的,先把仓库里的东西给你。”

陆小凤大喜,正愁没有办法呢:“徐公子,这次更的谢谢了。”

“说啥呢,咱寨子里的寨子民,如果不是怕紫月君那绝阴女凶,谁都会出面帮一下,这乡里乡亲的谁没有个事啊。”徐公子也是有些惆怅。

陆小凤心里着急,这紫月君现在还没有吃饭呢,与这徐公子又聊了几句,就坐不住了。

收拾好了东西,徐公子临走还向陆小凤叮嘱:“有事了就在寨子子里喊一声,大家也好有个照应。”

背着一大堆东西,陆小凤看到那紫月君住的屋子,就加快了脚步。

推门进去,那紫月君正靠在枕头上,手里捧着个水碗,斜着眼正朝外面张望,看到陆小凤,眼里一喜,刚想出口,眼神又是一黯,默默把头偏向一边。

阳泉好的牛皮癣医院
邯郸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萍乡癫痫病医院
阳泉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邯郸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