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傅成玉亚太区可形成一个类OPEC组织

2019-08-23 00:18: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傅成玉:亚太区可形成一个类OPEC组织

特约 罗绮萍

能源安全和能源合作,成为正在河内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最热门的议题之一。

中越之间的一项合作协议,把这个热门议题从讨论落到了实处。

11月16日,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越共总书记农德孟的见证下,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与越南石油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在两国水域内的北部湾油气资源。

此前,北部湾海域因为分界问题,一直没有进行开采。这次中越协议联合开发,为能源合作提供了一个现实的范本。

签约之前,中海油总公司总经理、中海油有限公司()董事长傅成玉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独家专访,详谈了北部湾计划,并强调了中海油愿意与日本方面合作开发东海油气资源的立场。

对于近期很热门的新能源和生物质能,傅成玉认为,煤变油不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原则,在新能源上,中海油会集中力量发展风力发电。

傅成玉还建议,亚太区内可以形成一个类似OPEC的组织,生产国与消费国互相合作,不作恶性竞争,并交换信息保证需求及供应稳定。

与越南共同开发北部湾油气资源

《21世纪》:稍后在中越领导人见证下,您将与越南石油公司签定协议,共同开发北部湾海上油气田,能否谈一下协议的具体内容?

傅成玉:我们签定的最新协议,是在两国已划定海域边界的地方,划一个圈,双方合作在那里开发石油天然气。这个位置叫北部湾,属于环北部湾经济圈的一部分,重点是油气开发。现在计划下月成立联合工作组,明年3月开始进行物理勘探,一般勘探过程需要3年-5年。

北部湾海域水深只有100多米,以往因为海域分界的问题,一直没有进行开采。这块地区是中越双方的专家都比较看好的,但由于未进行勘探,现在难以估计储量有多少,更不能评估投资额要多少。

《21世纪》:中越的海上边界问题大体上解决了,但中日的海上边界还在争论中,刚才访问日本外长麻生太郎时,他说中日外长要研究双方合作共同开发东海气田的计划。中海油在东海的春晓气田已经开始生产了,你们与日本合作情况如何?

傅成玉:我要借此机会强调一点,中国政府,一直愿意与日本共同开发东海油气资源。上世纪80年代,我们已经与日本石油公团签约,准备携手开发东海资源。可惜那段时期日本政府不停更替,该公团一直没有得到政府的许可,后来连石油公团也解散了,所以到了2000年我们被迫放弃合作,自行在中国海域开始作业。

现在我们跟几家日本石油企业都有合作,比如我们和日本石油资源开发公司(JAPEX)属下的JHN在南海就有合作计划。所以日后中日公司合作开发东海油气资源,是完全有可能的事。

估计油价会长期高于50美元

《21世纪》:中海油近期计划走向南海的深水区域,但有评论者担心风险问题,因为深水作业的成本较高,现在油价走低,这会影响你们南海深水开发计划吗?有专家估计国际油价长期会在50美元左右,你怎样看?

傅成玉:近期油价走低对我们的深水开发计划没有影响,因为我们现在的完全成本较国际同行低约14美元,即使加上深水开发的额外成本,在现在的油价下仍有较高的利润。

另外,我估计油价长期会高于50美元。其实如果计入美元贬值的因素,现在50美元的油价只相当于2000年的30美元,石油生产商不会让油价跌到这样低的水平,一般会以减少产量来进行平衡;此外如果油价持续走低,很多以往用油较少的地区或行业会增加消耗,这样也会推动油价上升

《21世纪》:中国近年来才开始建立石油储备,有意见认为低油价对于中国建立油储有利,你同意吗?

傅成玉:我不同意。现在世界经济趋向与以往不同,以往油价高,经济增长会放缓;现在油价高,反而推动经济增长。低油价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增长会放缓、购买力减弱,所以从低油价中得不到好处。

亚太区应建立能源新机制

《21世纪》:今年APEC的主要议题之一,是澳大利亚提出的关注能源安全,加强能源合作。中海油与澳大利亚有很多能源合作,您认为下一步应该怎样做?

傅成玉:能源问题是全球性的,要全球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紧密合作,而不是某一个国家或者某一个区域可以单独解决的问题。我认为可以从六个方面来努力。

第一,各国可以在技术上进行合作,提高发现勘探成功率。现在中国海上的勘探成功率是30%左右,如果可以提高,油气生产量便可增加;第二,各国应该进入一些以往没有开发的新领域;第三,各国可以共同研究如何提高采收率,即发现一个油气田之后,如何增加石油天然气的产量;第四,也是更为重要的,是要提高消费效率,就是节约;第五,各国要同时降低释放率,共同保护环境。日本在节能环保方面有较先进的技术,我们可以分享,近期中日之间也有这方面的交流。第六,要建立一个安全、稳定的全球供应市场,让能源生产国与消费国都能免于需求或供应不足的忧虑。随着能源供应布局转变,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的全球市场占有率日渐下降,对市场的影响力愈来愈小。现在非OPEC成员的生产国,包括俄罗斯、南美、非洲以及中国,都应该加强沟通合作。同时中国还是消费国,应该与其他消费国,如日本、印度、美国及欧洲合作,缔造石油供应的新秩序。

这种新秩序也适用于亚太区,亚太区的供应大国包括中国、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消费国包括中国、日本和韩国,我认为亚太区应建立一个统一的供应机制及消费机制,不要恶性竞争。

《21世纪》:那你认为在亚太区有条件形成一个类似OPEC的组织吗?

傅成玉:这取决于各国是否认为符合自身利益。其实这种组织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使用资源,买方不要过分地把价钱抢高,卖方不要过分地把价钱压低。

重点发展风电,不看好煤变油

《21世纪》:您刚才说要找寻新的供应,除了油气外,中海油会集中力量发展哪种新能源?

傅成玉:我们会重点发展风力发电,将会参与竞标的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工程。(按:这是中国第一个海上风力发电场,预计新建的风力发电场总装机容量为10万千瓦,总投资额为21.2亿元。)

至于近期很热门的生物质能,我们研究后认为规模较小,不适合我们发展。

《21世纪》:您曾到内蒙古视察煤业,对煤变油及煤变气有兴趣吗?

傅成玉:我认为煤变油不是新能源的选择,首先成本还是很高,从现在的油价看来更不合算。更重要的是在煤变油的过程中,要消耗另一种珍贵资源——水,我认为在资源短缺的今天,消耗一种珍贵的资源将一种能源变成另一种能源,是不合理的,不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原则。

《21世纪》:那么油页岩呢,你曾说过有兴趣,最近有没有进展?如果要在内地开采油页岩,申请手续会不会复杂?

傅成玉:申请手续倒不算复杂,现在明确了,只需有矿区开采权证、提供开采计划及资金计划便大致可以。现在没有人在内地开采油页岩,主要还是成本问题。我们在加拿大投资了一个油砂矿,可以从中取经。在计算成本后,如果划算,我们会在国内开采,但现在我还没有时间表,也不便透露会在哪一省区进行。

小儿积食会拉肚子吗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一岁宝宝吃什么好消化

慢性支气管炎怎么根治
安徽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癫痫儿童吃什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