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九百零二章:你们这朋友什么来头?(4)

2019-10-13 00:13: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九百零二章:你们这朋友什么来头?(4)

“钱包,我钱包呢?”

金陵机场里。

在等候着秦凡跟蒋一诺过来的蒋元在把手摸向身后口袋时,突然蹿起身来满脸惊色地急喊道。

“你钱包丢了?”蒋夫人也唰地一身站起惊喊道。

“对,下机时钱包还好好的,我就刚才上了个洗手间洗把手,哪都没去过,这就不见了?完了,钱不钱的倒不重要,就是里头各种证件丢失出麻烦了!”

憨厚的脸上透出惊慌煞白。

向来都无比老实憨厚的蒋元彻底慌了神。

“你啊你,快回去找找看!”蒋老太也坐不住了,赶紧硬朗齐声慌道。

“这位先生,出什么事了吗?”

这时,几名穿着制服的机场人员看向倪端,连忙走了过来道。

“我钱包不见了!”蒋元下意识地呼出声。

话了,不待对方做出应道,他快声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洗完手那会正好有个小孩摔倒,我蹲下身去扶他!有另外一小孩又绕我后面去,是他,肯定是他趁我不备从后面掏走了!那会洗手间里没别人了!只是也不对啊,那俩小孩穿得不像什么穷人家,怎么能干这事?”

“洗手间?先生,您确定是在上洗手间的途中不见的?”一名工作人员道。

“对,我上洗手间前还好好的,我就去洗手间洗了把手,现在一摸就-!”

只是不待蒋元把话说完。

“爸!”

“蒋叔叔!”

两道惊喜的喊声响起。

蒋元秦凡,秦凡跟蒋一诺还有常源一匆匆走来。

“爸,这是出什么事了?”

看着那两名穿着制服的人员。

蒋一诺顿时不由地簇起眉头来。

“你爸刚才上洗手间时被人掏了钱包,里头都是各种证件,这可咋办啊!”不等蒋元做应,蒋夫人便着急起来。

“这位先生夫人,你们先别急,随我们前往监控调度室,查查监控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作为阅人无数的机场安保,在秦凡跟常源一现身后便感受到这二人气质的非比寻常,于是一人连声说道。

“好,好,好!去看看!”

蒋元夫妇赶紧应声道。

旋即看向秦凡蒋一诺,“一诺,小凡,你们现在这陪着奶奶,我们过去看看去!”

“蒋叔叔,一块过去吧!这位大哥,方便吗?”说话间,秦凡看向一名安保。

“方,方便!”

本来想说不适合的,但最后还是不受控制地应允下。

顿时一行人风风火火地朝监控调度室赶了过去。

监控出来了。

虽然没拍到洗手间里头的画面。

但却拍到了那两小孩走出洗手间时拿着钱包捂到衣服里。

顺着监控角度的切换,最后画面记录到俩小孩走出机场把钱包交到一中年男子手中,再然后便是从机场离去了。

“我去尼玛的!”

看完监控。

常源一立即止不住地一喊。

似乎忘了在蒋元夫妇跟老太太面前保持形象。

这激动程度甚至要比蒋元来得更甚。

在蒋元夫妇跟老太太的惊愕转头看去中。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有所失态。

当下道,“咳咳,那啥,叔叔,您别慌!最后监控是在十分钟前的,他们估计没走远!您放心,半个小时内,钱包绝对能回来!等我打个先!”

说罢。

常源一朝秦凡看去征求起意见。

对此,秦凡轻轻地点了点头。

固然说他想把钱包找回连几分钟都不用,可这该如何解释?

索性倒不如交给常源一去处理就好。

得到秦凡的态度。

常源一不做回避地掏出。

直接拨起号来。

“我是常源一!十分钟前,秦爷的老丈人在金陵机场洗手间被俩小孩偷了钱包!监控显示,那俩小孩是有人指使控制着的,估计是老手了!半个小时之内,钱包回不来,你们自个掂量着!”

扔出这么一句话,常源一便挂断了通话。

这看得蒋元夫妇跟蒋老太以及监控室里的工作人员一脸震愕。

就说这么一句话,钱包能回来?

“小兄弟,你这是?”蒋元懵圈道。

“蒋叔叔,放心吧!估摸着用不了多久,自然会有人送回来的!咱们出去吧!”秦凡代答道。

“对,秦爷说得对,蒋叔叔,咱们外面等着!我还不信我常源一这三字不好使了呢!”常源一也跟着讪讪一答。

秦爷的老丈人。

这他妈多么吊炸天的身份!

他常源一除了恭敬谄媚跪舔外,嗯-似乎也没其他好选择了。

“既然小凡都这么说了,出去等着吧!”

听着秦凡跟常源一这信誓旦旦的话语,老太太也敛去了脸上的愁容笑说道。

常源一,这名儿她好像有点印象。

那次在她的寿宴上,那名地产集团老总好像就提起过。

蒋元夫妇相视点点头。

继而一行人便又从监控室走了出去。

“一诺,你们这朋友什么来头?”

往外走出时,蒋元低声朝蒋一诺问道。

“他爷爷是之前江浙省委一把手,现在退下来了!他爸叫常海生,爸你天天看,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名字吧!”

没有直说,蒋一诺表情狡黠地说道。

“什么!!!”

蒋元闻言止不住地定身瞪眼惊喊出声。

常海生

那,那不是前几天入主紫禁城的那位吗?

这,这-

这是常海生的儿子?

“一诺,你说他是常海生的儿子?就前几天入主紫禁城的那个常海生?”蒋元还是不敢置信地哆嗦着道。

这对他而言着实太过于震撼了。

之前在上海家里,他是经历过无数大人物的拜访。

对于大人物,也渐渐有所麻木了。

可上升到常海生这种位面的,还是把他惊到了。

纵然他现在面对的不是常海生,仅是常海生的儿子而已。

可是连常公子这等级别的都在秦凡面前恭敬有加,还尊称秦爷。

这意味着什么?

想想他都哆嗦!

“嗯,就是那位!”蒋一诺道。

“咳咳,常叔叔,我就一小鱼小虾而已,您可别多想啊!真正的大佬是秦爷呢,我现在啥都不想,就想着生个女儿,以后能攀高枝嫁给您的外孙,生个儿子,就娶您的外孙女!要真能这样,那我老常家可算是烧高香咯!”

听到蒋元那咋呼的惊喊声,常源一尴尬道。

只是说到最后却一脸憧憬地幻想起来!

在别他人面前,常海生儿子这身份足以让他以孤傲姿态去迎对。

但在秦爷面前,他算个毛啊,别说他,他父亲来了也一样!

不仅在秦凡面前,就算是在秦凡那些亲友面前,他一样都不敢嘚瑟啊,一样得好生恭维谄媚讨好着啊!

更何况这还是在秦凡的老丈人丈母娘面前。

“美得你,整天没个正形的,才不要跟你当亲家呢!哈哈-!”

跟常源一也算是熟络了,所以蒋一诺也没啥顾忌,当下打趣笑说起来。

话罢双手挽着还未能回神的蒋元夫妇,走到了常源一的前头去。

与此同时。

一名浑身瑟抖脸色惨白如纸的中年人恐惧不已地带着两名一脸茫然的小孩无比着急地在踉跄中跑到了机场门口。

全身冷汗的狂飙中。

顶着那满头大汗,他拉着俩小孩,重重地往地上跪了下去!

(本章完)

中山治疗卵巢炎医院
衡水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上海治疗妇科医院
中山治疗盆腔炎方法
衡水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