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店主那座塔 第9章 我就叫小野店主!

2020-01-16 20:11: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店主那座塔 第9章 我就叫小野店主!

“杜团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这么野蛮的要别人的东西呢?就算是买解药,也是要付钱的,怎么,以为我们老了就好欺负了?”江灵鹤突然反驳杜晨风的话,惊了所有的人,包括牧子黎。

此刻江灵鹤已经没有了那看戏的样子,脸上尽是不满的看着杜晨风,仿佛刚刚杜晨风厉喝的人是他一样,完全没有做观众的觉悟,代入感很蛮强的!

牧子黎吞下了将要脱口而出的话语,不解的看着江灵鹤,也不知道他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捣乱的……

杜晨风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涨红一脸,说好的看戏呢?还有没有一点原则了?他很想一巴掌拍死牧子黎,也很想一巴掌把江灵鹤扇回娘胎,把原则修回来在出世,但是他不能。

打死牧子黎,铁定会被城主府通缉追捕,大好年华换一个老头?打死都不换!

给江灵鹤扇上一掌?先不说实力有没有他强,就算实力比他强,得罪死江灵鹤,就相当于得罪了整个梵冈城的药师,以后还有谁卖药物给他?

宁打死一平民,莫得罪药师公会!

这是一句大实话,当年他曾经看到过一势力,就因为一个子弟得罪了药师公会的成员,结果遭到了药师公会的联合针对,耗时一年零两个月,最终逼走那个势力,当然,也是因为那个成员的长辈,就是那个分会会长的缘故!

但这并不妨碍他知道药师公会的霸道和护短!

“哼,那江执事认为要如何?”杜晨风冷哼一声,这江灵鹤到底想要做什么?

管你p事了?

自从杜晨风五年前遇到江灵鹤,两人就像是前世冤家一样,各自看对方不上眼,每次见面不是挖苦对方,就是嘲讽对方,这结是越来越大了,但大家平常也没什么交集的地方,一年下来,也没多少次见面的机会,却不曾想,如今在他摔坑里的时候,他就出现了。

“这简单,用灵石买啊,你怎么那么蠢呢?”江灵鹤鄙夷的看着杜晨风,他就是看不惯杜晨风那欺软怕硬的性子,更何况他欺负的还是一名药师!

“灵石?”杜晨风牙疼了,他本来是前来欺诈牧子黎,强迫他转让药店的,如今欺诈不成,反而被老对头敲诈起灵石来了!

“江执事,今日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别太过分了!”

“好想见?对不起,我从来都没有想要见你的心思,我劝你也别好想见我了,受不起!”江灵鹤一脸嫌弃的看着杜晨风,还好想见呢,你到时想得美!

牧子黎强忍住内心的笑意,这突然冒出来的江执事还挺有趣的嘛,而且顺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他决定继续沉默以对!

“你……!”杜晨风差点要吐了,好想见?鬼才要跟你好想见!

“你想要如何?”杜晨风也不管不顾了,既然谈不拢,那就划条道道来吧!

“能够治疗‘霍逻香’这种奇毒的解药,其珍贵程度不下于三品药物,你照价赔偿就行了!”江灵鹤摸了摸胡子,眼珠子不停的在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三品药物?你疯了还是我疯了?”杜晨风感觉今天真是诸事不利,虽然他也清楚‘霍逻香’的解药的珍贵,但是真要他拿出一份三品药物的灵石,来换一份不知道什么毒物的解药,救的还不是自己,他是万万不愿意的。

“这个肯定是你疯了啊,你也可以不换的,不过你兄弟为你出生入死,以身‘试毒’,你要是就这么走了,你其他的兄弟怎么看?我看啊,直接走人就行了,这种人品,跟着你混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住口!”杜晨风面目狰狞的看着江灵鹤,真想出手把他给杀了,好一解多年的郁闷,“好,我换!”

“嘿,早说嘛,你的人品还是过得去的!”江灵鹤嬉笑地看着杜晨风,好话坏话都是他说了……

杜晨风一脸肉痛的拿出了三张价值一百下品灵石的灵票,这是太原大陆排名第一的星战商行发行的票据,据说是器师特别炼制的,火烧不着、水沾不湿,也是奇特。

器师擅长炼制器具,器具分为不入品和九品,就像牧子黎的一品药鼎,在一品器具之中,也是珍贵的存在。

但是灵票特殊,并不算在器具的品阶之中,它非常的坚韧,却又不是器具,算是一种奇异物品。

一份三品药物,最低价格也要三百下品灵石,而且在梵冈城,还是有价无市,因为梵冈城也只有药师公会会长是一位三品药师!

牧子黎见杜晨风递来了三张面值一百的下品灵票,也从身上拿出了解药,一手下品灵票换一手解药!

牧子黎的内心有些小激动,没想到竟然敲了三百下品灵石回来,真是有钱啊!他眯着眼睛看着杜晨风,在想以后要不要再宰他一次?

多好的肥羊啊!

主动送上门来……

杜晨风把解药送进中毒者嘴里,把手一挥就狼狈的走了,可谓是霸气而来,垂泪而回,他敢发誓,今天是他最倒霉的一天,同时心里也恨极了江灵鹤,这老头前天不出现、昨天不出现,偏偏是今天他要敲诈的时候出现,真是该死!

还有小野药店那老头,以后有你好看……

“哈哈,真是痛快,就喜欢他这个样子。”江灵鹤满脸的笑意,显然对于他一手主导的结果很是满意,虽然只是让杜晨风赔了三百下品灵石,但是他在意的还是打杜晨风的脸,这‘啪啪’的声响真的是很美妙!

忽地,江灵鹤停下了笑声,转头看向牧子黎,神色有些疑惑,说道:“这位兄台很是面生,不知道是哪里人?”

他在梵冈城几十个年头了,城中有数的药师他都认识,哪怕只是知道样子,但是他可以肯定,绝对没有眼前这一号人!

“我?店主的一位远房长辈,听说他有些困难,就过来看看了。”牧子黎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说道,这个‘老头’的形象还是很有用的,或许两天后的制药比试上,他这般模样上场赢了比试,也没有人会猜测什么,而唯一知道他身份的张马儿,也不是一个口大的人,以他的那份忠心,绝对不会说什么的!

汕头华美医院评价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治疗牛皮癣医院北京哪好
哈尔滨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汕头正规的妇科医院哪里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