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白银霸主 第六百六十六章 生气

2020-01-17 01:26: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白银霸主 第六百六十六章 生气

一顿皇室的晚膳,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

摆在严礼强桌案面前的,是天下最好的厨师用最好的食材做出的最精美的菜肴,但是吃在严礼强的口中,却味同嚼蜡!

皇帝陛下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作为一个聪明人,严礼强按理应该彻底熄了心中的那个念头,但吃着桌上的美味佳肴,一边回答着皇帝陛下的问题,严礼强却总觉有一个东西横亘在自己的胸膛之间,在砰砰的跳动着,不吐不快,让他无法沉默。

一个人再精明,活这一辈子,至少应该犯一次傻!

“……这是西北进贡的肉菇,听说这肉菇生长在荒野之中,深埋在地下,十里方圆的土地下只要地下有一个肉菇,其他地方就不会生长,少府在西北圈了一块地,就是这肉菇的生长地,除了那片地之外,其他的地方都不生长,每年那块地上能找到的肉菇,都送到宫里来了,就几十根,宫里的太医说着肉菇是少有的上药之一,药食同材,功效堪比老山参,但其性更温和,大补气血,知道今天你来,我让御膳房特意用这肉菇做了一道汤,礼强你尝尝,你身在西北,大概也没有吃过……”皇帝陛下一边微笑着,一边和颜悦色的给严礼强介绍着一道新上来的佳肴,“听说古浪草原之中也有一些独特的药食同材的上等之物,当年祁云督护府还在的时候,每年,朕在皇宫之中都可以看到祁云督护府送来的贡品,不过自从沙突七部占据古浪草原以来,古浪草原的贡品就断绝了,沙突人狼子野心,希望再过几年,礼强你的祁云督护府,能让朕再看到古浪草原上的特产,听到你前几个月灭了突利部,斩首过万的消息,朕十分欣慰,深感没有看错人!”

“微臣一定努力,早日收复古浪草原,不让陛下失望!”

“哈哈哈,这个肉菇的汤药趁热喝,一口气喝了,别凉了,否则功效会受影响……”皇帝陛下说着,自己做了示范,把他面前的一个小碗,直接端了起来,拿着勺子,不紧不慢的喝完了。

严礼强看了皇帝陛下一眼,直接端起碗,也没有用勺子,而是一仰脖子,张开口,直接咕噜咕噜两大口就把那肉菇烫给喝了,随后把碗放在了桌子上。

皇帝陛下笑了起来,“礼强你若喜欢,我就让人送几根肉菇到鹿苑,让鹿苑的厨师再给你多做几顿!”

“多谢陛下厚爱!”严礼强脸上笑着,桌面下的一只手却紧紧的捏了捏拳,“陛下对微臣,厚爱有加,微臣时常在想,陛下这样对我,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报答陛下的厚爱……”

“哈哈哈,你将来若能把古浪草原从沙突人的手中再给朕夺回来,就是对朕最好的回报!”

“夺回古浪草原,非一朝一夕之功,微臣一定竭尽全力,只是眼下,微臣却还有一言想对陛下说,这京畿之地的千万百姓乃是陛下子民,也是大汉帝国的根本,明年天劫若来,陛下把这千万子民留在京畿之地,就等于是断了他们未来的生路,微臣恳请陛下三思,早日下令,组织京畿之地的百姓离开,沿途所需钱粮,现在不够,可以勒令各州豪门大族与官员捐献,只要举国同心,大汉帝国一定能够度过此劫……”

严礼强还是咬着牙,把自己心中一直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原本一开始的时候,皇帝陛下的脸上还有笑容,但听着严礼强说的这些,皇帝陛下脸上的笑容,就渐渐消失了,最后变得冷硬,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严礼强,严礼强也坦然的迎着皇帝陛下那锐利的目光,光禄殿中一片寂静,那气氛,似乎就被冻结了一样。

“天劫来不来是两可之事!”皇帝陛下的声音一下子冰冷了起来,没有了任何的感情色情,“礼强你这么说,是想指责朕是不顾百姓死活的昏君么?”

“微臣不敢,只是想为陛下分忧!”严礼强低下了头。

“让各州豪门大族与官员捐献钱粮之事其实已经在做,只是收效甚微,各州所收到的钱粮数量,并不足以让京畿之地的百姓大规模的迁徙远离,礼强你要知道,朕这么做,也是为了这大汉帝国,为了这天下的亿万百姓!”

“只要陛下给微臣一支兵马,不需要太多,只需要御前马步司的两万骑军,陛下再给微臣一个钦差之职,督查各州各郡豪门大族与官员所捐钱粮数目,微臣在三个月之内,一定能有办法让各州各郡亏空的钱粮补足,若是微臣完不成这样的差事,愿意提头来见陛下!”严礼强直接从桌案后面走了出来,在大殿之中,对着皇帝陛下单膝跪下,沉声说道。

“哗啦……”

一声巨响响彻整个光禄殿……

回答严礼强的,是皇帝陛下掀翻的银案,摔碎的餐具器皿。

皇帝陛下豁然站起,双眼精光四射,死死的盯着跪在大殿之中的严礼强。

而听到光禄殿中的巨大动静,守在殿外的全副武装的值班武士哗啦啦的一下子就涌进来数百人,两个穿着黑衣的老者,也如幽灵一样的出现在了大殿之中。

冲进来的值班武士一进入到大殿里,各种刀枪斧矛,全部就对准了跪在地上的严礼强,那两个黑衣老者如针刺一样的阴鸷目光,也瞬间盯在了严礼强的身上,让严礼强如芒在背……

这一刻的光禄殿中,几乎落针可闻,所有人,似乎只在等着皇帝陛下的一个眼神或者示意,就要将严礼强在这里拿下或者是砍成肉泥!

严礼强的双眼,依然盯在皇帝陛下的身上。

皇帝陛下的胸膛快速的起伏着,看着严礼强的目光,变了又变,整个大殿之中足足安静了半分钟,皇帝陛下起伏的胸口才逐渐平息下来,那盯着严礼强的眼神,也才慢慢的没有了锋芒,最后,皇帝陛下冷冷的开了口,“礼强你忠心可嘉,只是这大汉帝国之事,并非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国家大事,岂可意气用事……”

说完这话,皇帝陛下哼了一声,一甩衣袖,不再看跪着的严礼强一眼,而是直接离开了光禄殿……

杭州丽都医院医生
北京军海医院在哪里
贵州羊癫风医院
深圳哪些妇科医院比较好
枣庄治疗牛皮癣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