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圣痕神王 第十一章 冰劫!

2020-01-17 03:08: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痕神王 第十一章 冰劫!

赶回流云宗,离圣擎大比还有近半个月,古夜既然已经恢复了雷系力量的控制,那么雷云劫将会是古夜最可怕的手段。火云决破剑技,叠嶂九重门古夜已修炼至六重,防御上古夜此时已然可以说是到了目前的极致。而攻击方面,雷诀紫龙剑已然成熟,五指落雷还没什么进展,巫神大典也无法再短时间内突破,古夜的攻击手段除了堕神、紫龙剑,还不够。

“看来,我得加快脚步了,圣擎大比既然是最大的盛会,难说不会有其余散修武者获得奇遇,我想要替宗门拿到好成绩,没有点手段怕是不行的!”古夜暗叹道。

“古夜哥哥!”就在古夜看着缭绕山峰的云雾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古夜嘴角微扬,回身看着一身绿萝裳的上弦毓。

轻轻牵起上弦毓的小手,古夜道:“怎么了,大早上的这么凉,穿的这么少。”

上弦毓甜蜜的笑着道:“古夜哥哥,我哪有那么娇弱啊,我可是高阶古武王哦,一点都不冷,娘让我上了叫你下去吃饭呢。”

“你告诉师母,我时间紧迫,要闭关半个月,以后我直接吃干粮就好了,古武皇虽然达不到辟谷,几日不吃饭倒也没什么。”古夜看着一身绿衣,在微风中微摆的裙角,嘴巴忍不住就凑了上去。

“呜呜!”被吻住的上弦毓发出呜咽声,但随后,只能闭上双眼任凭古夜轻啄自己的粉唇。最后上弦毓忍不住落荒而逃,边走一边还粉着小脸道:“以后再也不上来看你了,每次都亲人家,要是让同门看见了,又要乱嚼舌根了。”

古夜嘿嘿直笑道:“怕什么,你就是我媳妇儿,谁敢乱嚼舌根。”

“讨厌,不理你了!”嘴角露出甜蜜的笑意,上弦毓嗔怨着逃离。

清风袭面,雾气缭绕,古夜此时的心境极为平静,他闭上双眼,感受着天地间灵气的流动,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心头。

“冰域圣凝决,到底还是惑人心志,还是真的,将一个人的心冰封起来,无法再涉那红尘情事?”古夜喃喃道。手掌心一道冰莲缓缓绽开。

调动着体内的玄力,古夜开始运转冰域圣凝决的玄气轨迹。一股难以言喻的冰冷感觉袭遍全身,古夜感觉自己的心脏在颤抖,一丝丝冰冷之气正缓缓延伸,开始在心脏处凝结!

随着古夜不停的运作圣凝决,一层薄冰开始缓缓覆盖住整个心脏!古夜皱眉,依旧没有停滞,当冰层凝结再无一丝冰玄涌向心脏后,一层不及分寸的薄冰将心脏紧紧的包裹,让古夜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冰凉!

“叶笙衣!”当古夜回想起那熟悉的容颜,那没有一丝丝烟火气的冰冷脸颊时,心脏处一股微微的抽痛让古夜忍不住捂住了胸口!

“原来如此,难怪最后一层是九转冰莲如此自残的玄技,以冰玄裹住心脏,高阶武者本就体魄健壮,即使身体重伤也不容易死去,保护住心脏,既是最有效的防护手段。而心脏一旦触及一些情事,难免激烈的跳动,接触到外层冰冽的玄气便痛苦难当!如此做法,难怪要绝情,否则一旦接触到暴虐的冰玄,恐怕还未动手就已经自取灭亡。”古夜皱着眉头,看着手掌处跳跃的冰莲玄气,感受着心脏处微微的抽痛!

“我就不信了,在我体内的冰玄,难道控制不了?”古夜疯狂的调动玄气,去冲击那诡异的冰层。

“嘶!”当两种玄气接触时,原本属于古夜身体的冰玄,似乎对于古夜体内的玄气并不接受,相碰之下,一股痛感袭击全身,让古夜几乎瘫倒在地。

额头冷汗直流,古夜单膝跪地,一手捂住胸口,脸色有些惨白。

“可恶!”古夜大怒道。随后,古界之内的火玄开始涌动,古夜直接将之抽取进入体内,蜂拥向冰玄。

冰火交加,古夜感觉自己的心脏处仿佛受到了重击。

“呃啊!”难以置信的疼痛!古夜瞬间瘫倒在地,浑身被汗水浸湿,五官扭曲,痛苦的无以自拔!

“呼呼呼!”大口喘着粗气,古夜内视着心脏处那一层冰层,有一丝融化的迹象!古夜深吸一口气,试图调动冰玄使之瓦解,然而冰层竟丝毫不为所动。

“叶笙衣!你给我等着!”古夜记起曾经对她说过的话,也许,她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古夜却不曾忘记,那是古夜对她许下的第一个承诺。

“嘶!”又是一阵抽痛,让古夜几欲晕厥。

“圣凝决第一层尚且如此,叶笙衣已练至绝寒冰域,想必心脏处的冰层已然厚到极致,该怎么破?”古夜的拳头握的嘎吱作响,眼神里满是不甘!

焚香谷!

“笙衣,我们的婚期是不是该提前点?”轩辕绝和叶笙衣踱步在凉亭湖畔,叶笙衣一如既往的冰冷着脸颊。

叶笙衣头也不转道:“为什么要提前,你我既然约定了明年结婚,就明年。”

听到叶笙衣冰冷的回答,轩辕绝脸色一沉,但随即嬉笑道:“你也知道,我已经二十二岁了,在我们家族,男子大都二十岁便已婚娶,作为焚香谷长子,我早日婚娶也是你我父亲和爷爷的希望不是么?”

“我既已经答应你了,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再过半个月,就是圣擎大比了,你不准备准备么?”叶笙衣冰冷的语调没有让轩辕绝不爽,倒是让轩辕绝愈发有了征服的欲望。

“如此冰冽的女子,不知他日婚后会是何等的美妙!”轩辕绝暗自冷笑道。

轩辕绝停下脚步道:“圣擎大比,有何难,我今日已经突破至低阶古武皇中期,我敢保证,同辈之中,绝无第二人,即使是秦业,至多不过古武皇低阶前期,他们怎么和我较量?圣擎大比,我焚香谷必定名列前茅。而长老门所安排的几件宝物,也不过是为我准备的而已,来日我成为圣擎大比的第一名,便是我娶你之日。你放心,婚期我自会找伯父商量,你安心待嫁便是。哈哈哈!”轩辕绝大笑着离去,留下毫无表情望着他的叶笙衣。

叶笙衣望着渐渐离去的轩辕绝,叶笙衣手捂着胸口,那里冰冷而满是寒气,叶笙衣皱了皱黛眉,眼里满是无奈。

“圣擎大比,你也会吧?”叶笙衣看着满目葱绿,意兴阑珊苦笑道:“你去了又能如何呢?与我有何干系,我注定要走上一条不归之路,而你,有上弦毓,有柳茉离,也许,我本不该存在在你的世界里!”想起那瘦小的身影,面对极度危险的狂狼群,一副反顾的站在自己面前,叶笙衣心口痛的不能呼吸。

……

……

圣擎大比如期举行,来自各大宗门和古族的子弟齐聚圣擎山顶。

圣擎山峰位于古域中心地带,高千米,山峰之下满目皆是幽绿,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一条溪流缓缓流淌,半山腰上一汪绿湖翠绿夺目,平静的湖面犹如镜子般倒影着湖面的垂柳。鸟翔鱼跃,随处可闻莺啼声。

然而,到了近山顶处,却是一片白雪皑皑,漫天的白色雪花与下方的樱红柳绿孑然相反,令人耳目一新。

当古夜跟随流云宗派出的二十位弟子来到圣擎山峰底下时,无数的宗门弟子正汇聚一起,数名护卫侍立于阶梯的两旁,而几名老者正一一核实来者的身份。

古夜从人群中望去,一眼就看到了白衣胜雪的叶笙衣,在她身旁,轩辕绝一如既往的微笑着和叶笙衣聊着。

“焚香谷!轩辕绝!”古夜对上弦毓说了句:“你先带他们去核实,我离开一会儿。”

正当古夜要独自前去的时候,上弦毓拉住了古夜的手道:“我和你一起去。”古夜看着上弦毓坚决的眼神,只好拉着她一起。

叶笙衣看着古夜一步步临近,而上弦毓小鸟依人的拉着古夜的手。心口开始微微作痛,她面如冰霜,双眼不敢直视着古夜,默默低下了脑袋。

古夜仿佛没有看见轩辕绝,双眼直视着叶笙衣。

气氛有些凝重!

轩辕绝身旁的家族弟子看出了端倪,径直来到四人中间,看着古夜冷笑道:“你就是古夜把?有所耳闻,圣擎大比,你最好小心点,若是碰上我,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一旁的轩辕族弟子尽皆围上来,二十多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古夜。

古夜恍若未闻,转头冷声道:“轩辕绝,你可记得?我说过,你的手臂我预订了?”

嚣张道无以复加!在轩辕族的人群中,古夜一句话几乎是在蔑视整个轩辕族。顿时,轩辕族的长老愤怒了,他一瞬身来到古夜身前,面带阴沉的笑容道:“小子,想死么?”浑身玄气涌动!狂暴的玄气让古夜的长发都为之飞舞。

古夜将上弦毓拉到身后,面带冷笑道:“怎么,小的不重要,老的倒先出来了,莫不是轩辕一族已经落败到要以大欺小的地步?”

“欺你又如何?没大没小的小子,别以为你是天罗宗流云宗弟子,我不敢动你,别说是你,就算你师傅来了,也不敢如此无礼!”轩辕荣愤怒道。

就在这时,一声笑声打破了诡异的气氛。

“古夜,你小子干嘛呢?”话音刚落,一阵清风拂来,众人定睛一看,萧遥!

萧遥搂住古夜的肩膀道:“你跟这老小子说啥呢?怎么来也不找找我,上回独自跑了,我还没问你呢,你小子不够意思!”

看到萧遥,古夜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他无视轩辕荣,微笑道:“这不是刚到么,上回的事一会儿再说,煌叔来了么?”

“来了,来了,在那和长老叙旧。走,我告诉你,慕容丝雨也来了,她可是对你念念不忘,你好歹理一理人家,我看她整日愁容满面,一定是相思病给祸害的。”萧遥一看到古夜,一张嘴嘚吧个不停,吓得古夜连忙朝他使了使眼色。

“古夜哥哥,慕容丝雨是谁啊?”这时,上弦毓从古夜背后冒出了个脑袋,嘴角微扬问道。

“哎呦我去!古夜你不早说嫂子在这,嫂子,没啥,就是个仰慕古夜的女弟子,没啥。古夜又帅人又好,喜欢他的妹子多了去,我也就是随便这么一说,嫂子你可千万别误会啊。”说完又委屈的看了古夜一眼。

古夜心想,我才叫委屈,你倒是给我机会说了么?

看着两人聊的火热,完全不把轩辕一族放在眼里,轩辕绝愤怒了,他的拳头握的噼里啪啦作响,对古夜冷冷道:“古夜,你别嘚瑟,圣擎大比有你好看的,还有,叶笙衣是我的女人,届时我一定会把你的双眼给挖出了。”说罢,带着众人转身离去。轩辕荣看了眼人群中的萧煌,原本的怒气顿时化作畏惧,将几欲出口的威胁全部吞回了肚子里。

“你小子,你说你替流云宗出战,要是老子遇到你怎么办,也不和我商量商量,真是的。”萧遥抱怨道。

“一会儿再和你解释,我先去和煌叔打个招呼。”古夜对于萧遥这个活宝实在没办法,为了防止他管不住嘴巴,古夜赶紧拉着上弦毓落荒而逃。

叶笙衣美眸一直落在古夜和上弦毓身上,嘴角满是苦笑。

衡阳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铁岭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江苏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岳阳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分享到: